首页 资讯科技健康体育时尚汽车房产财经新闻教育

广西百色一农业龙头企业被迫变卖

http://www.nnjjnews.cn/    2021-03-23 15:18   新闻来源:/    


近日,位于广西百色市田阳区(原为田阳县)的田阳果香园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办公楼及厂房的墙面,悬挂了多条横幅宣传维权。据了解,该公司曾是田阳县颇有名气的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而该企业的所有资产被当地法院打包挂网,并于2021年3月8日进行挂牌变卖,这家曾经的农业产业“标杆企业”,是如何逼迫走向如此下策的维权之路呢?

图片

据介绍,鑫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卓公司”)是一家来自香港的企业,系田阳果香园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果香园公司”)的唯一股东,于2011年足额投资7800万港币建立了果香园公司。之后即聘请黄某(任法人董事长)等人运营管理。

图片

但黄某在全面掌握公司公章,营业执照等材料后,先是将公司董事全面更换,安排自己的人管控整个公司。近10年来未向股东上交1分钱的利润,而且也未未上报任何报表。至2016年,鑫卓公司欲了解果香园公司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却屡屡遭到原高管人员无理拒绝。应有的知情权。2017年11月2日,百色市中院作出判决[案号:(2017)桂10民初25号],判令果香园公司于该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提供自其成立以来的公司章程,重大会议决议,财务会计相关资料等供鑫卓公司查阅,复制,审计。指示门卫阻挠鑫卓公司委派的工作人员进入厂区,先行毁坏公司监控设备,故意销毁会计报表,财务账簿,会计凭证等资料,并私自将公司公章,营业执照强行带走转移。导致鑫卓公司作为果香园的唯一股东失去了果香园公司的控制权和收益权,连看公司资料都要走司法途径,出现甚至胜诉了也无法查阅的怪现象。

图片

资产被恶意侵占

对于果香园公司的资产,黄某等人在长期把持公司的过程中,出现以下几个问题。

一,借果香园公司名义对外借贷的大额债务。2016年,黄某利用自己的控制的公司公章,营业执照等材料,股东同意和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规定资金使用超过300万元需经股东大会决议)以果香园公司名义向好友北海某医院医生薛珍藏品1700万。因未按期还款,被薛珍告上法庭[案号:(2017)桂0503民初374号],令人感到蹊跷的是案件在执行阶段,黄辛又私自与薛珍以不明确的理由达成和解;更为蹊跷的是,其中一份执行裁定中显示,公司账户上曾冻结1000万元现金,却未执行,和解后1000万元也突然去向不明了。

图片

二,欠工程款不付。在果香园公司建设过程中,黄某将一个称为“果蔬综合加工项目”的工程包给广西建工集团第二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工程最终结算审定造价为41,829,522.93元,但黄辛仅支付37,275,915.19元,非要留下400多万(含利息)的尾巴不支付,同样蹊杠杆的也是和上面一样的情况,对方告上了法庭((2017)桂10民终1937号)却又不执行。

图片

三,欠薪问题。在鑫卓公司与黄辛的接触过程中,黄某曾经表示:果香园公司一直都是替代的,所以没有向股东上交过利润,也正是因为造成的,有很多员工欠薪的情况,特别是那些高管,10年来从来没有领过工资,10多年来一直欠薪打工,现在需要鑫卓公司支付补偿。高管欠薪可不是小数目,10年就是几百万了。

据鑫卓公司人员调查了解,在南方电网的自助查询机上查过果香园公司历年电费情况(因为没有果香园公司公章,无法去柜台查询),显示每年果季月份工厂电费均超过10万元!高的达18万多,了解到近10来年的果香园电费支出就有600多万元,表明工厂历时正在都在正常经营,但经营收益未支付高管工资,未偿还工程款及薛珍欠款,收入去了何处?

图片

另外根据2019年11月20日,果香园公司招标方(百色市商务局,百色市打击走私和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应收冻品保管费确认函》的材料显示,在2017年3月月至2019年9月,仅出租冷库给百色市商务局这一家的租金收入就高达1555万余元!还不算出租给其他租客的收入,就这笔收入为何不给高管发工资,为何不拿来偿还债务,最终又去了那里?

图片

为保护果香园公司的财产以及股东的合法权益,鑫卓公司授权​​其执行董事刘佐礼于2020年8月28日带队对果香园公司进行接管,以期恢复果香园公司的生产经营。仅几天之后,广西百色田阳区法院“突然”逐步评估公司人员到果香园公司进行资产评估,鑫卓公司直到此时才知道果香园公司欠了薛珍1700亿债务,对方已经申请执行((2020)桂1021执恢93号);随后,法院在法官黄某某的引发下“突然”以速度的速度将果香园公司所有资产打包挂网进行拍卖,既不回复鑫卓公司提出的评估异议,也拒不协调鑫卓公司提出的和解方案,而且二拍居然安排在大年初一进行;鑫卓公司的人员算了一笔账,法院资产评估价格4800万余元,如果进行到二拍,拍卖价格将是3400万左右,这个数字刚好大致相当于上面提到的三个坑产生的债务总和,一旦成交,果香园公司的资产将分文不剩,若过程中产生一些程序费,税费之类的费用,鑫卓公司很可能还要往里面赔钱。

这些2015、2016年产生的债务,为什么多年来均不执行,一直等到2020年股东来人就要“突然”立即执行,这在“突然”的结果导致-鑫卓公司在广西田阳的投资,近10年来没有丝毫奖励,所有的资产也将被人变卖。

图片

律师对司法程序提出疑问

据鑫卓公司的法律顾问团队成员—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梁律师介绍,鑫卓公司所有资金均投入购买土地(95.45亩,账面价值49,440,304元),建设工厂,办公楼,职工宿舍( 27623平方米,账面价值33,307,513元),构筑物(账面价值6,299,284元),购买设备设施,车辆(账面价值9,833,507元)等,果香园公司财产价值为98,880,608元。土地成本是占大头的,当年按50年年限出让让自然的土地,当时价值49,440,304元,按市场行情分析,经历数年之后土地应该是增值的,但是在上述评估报告中却变成了10,344,765元,严重贬值。而总资产价值由9800万元经过上述的评估报告,也达到区区的4800万元。甚至不考虑算账的问题,本次申请执行的债权人只有薛珍一人,法院查封和拍卖的资产价值却达到4800万元以上,远远大于薛珍申请申请执行的1700万金额及逾期索引,广西百色田阳区法院存在超标的查封和超标的拍卖行为,根据最高法《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一条“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划分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查封,扣押,冻结的,人民法院应根据被执行人的申请或依职权,及时解除对超标的额度部分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及《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加强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第二条,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禁止超标的查封被执行人财产。

鑫卓公司看到评估报告后,于2020年11月向法院提出《资产评估报告异议书》,但广西百色田阳区法院没有回应并坚持推动拍卖程序。

图片

维权法定无门

鑫卓公司在获知事情进展后表示异常例外,随后向各相关部门进行干预,寻求帮助,先后交付材料到广西百色田阳区法院,百色市法院,广西高院,同时也向向纪律检定委员会,各级检察院反映情况;结果是已有纪检委拒收材料明确表示不予撤销。其中向检察院反馈情况后说应由上级法院除外,其余材料均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图片
图片

关于香港企业在广西投资的相关新闻链接

2017年1月底,“华夏时报”公众号曾以《开发商第一单溃败:没关系死得惨》为题报道了李忠飞的投资遭遇。进行开发,却遭遇司法不公,差点赔光资产,欠下巨额债务……香港商人李忠飞辛苦打拼30年后,突破丰厚积累试水房地产开发,却被撞得头破血流,在小城防城港的首一个房地产项目“腾飞广场”被猎食,至少有20亿多元预期收益铁定落空,就连前30年辛苦积累下来的全部家当,也面临赔光……

由于李忠飞向中纪委等有关部门反映并向媒体投诉,引起广西壮族自治区有关领导关注,防城港有关方面干预调查,实际上后面得到了圆满的结局。而鑫卓公司的事件还在上演中,不知又将如何发展,该公司在北海还有超过2亿美元的投资,也面临和果香园相似的情况,不知鑫卓公司是否还有勇气去面对去解决。不止两个例,只是这两例比较有预期。

鑫卓公司希望地方相关部门能意识到投资商的权益,改善营商环境,否则鑫卓公司以及他的港商朋友,是否存在勇气携重金来广西投资呢?

来源:https://view.inews.qq.com/a/20210322A07PE700

免责声明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责任编辑:灵犀新闻眼]
×